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喻黄】英国梨和小苍兰(ABO) 上

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

  黄少天一边把喝了大半的咖啡向垃圾桶里一扔,一边往会议室冲。他二十分钟以前就应该坐在这间会议室里面,不过微草药业公司在遥远的市郊,来的路上刚好又碰上一起车祸,他才晚到了那么久。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王总,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来的时候遇上车祸了晚到了那么久。以后我请你吃饭赔罪啊。”

  王杰希坐在主位上,他本来在翻阅文件,听到黄少天的声音,转过头来慢悠悠地说:“真不可思议,你还会跟我赔罪?”

  “这不是公事吗?迟到了是我的锅我不推,不过平常你抢boss抢不赢我可是你自己技不如人!”黄少天挑了挑眉,神采飞扬。

  会议室里除了王杰希还有两个人,显然都是Alpha,室内两股淡淡的被压在抑制剂下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王杰希左边坐着烟雨会计师事务所的楚云秀,这位黄少天是认识的,他们律所和楚云秀他们所也合作过不少次,他便拎着包坐了过去。

  “云秀你本来就认识,我就不介绍了。这位是蓝雨证券的喻文州喻总。喻总,这位是蓝溪阁律师事务所的黄少天黄律师。”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对面那个男性Alpha。他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穿着笔挺的西装衬衫,一头柔软的黑发,脸上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相当的人模狗样。

  “黄律师你好,希望在这个项目里合作愉快。”叫喻文州的青年笑着微微颔首。黄少天也赶紧接话:“喻总你好。你也知道IPO里我们律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这个项目恐怕还是会让你们投行的精英们多费心了,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喻文州几眼,觉得他长得有几分眼熟,但是却不记得他们俩什么时候见过,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合眼缘吧,又感觉到喻文州身上的Alpha气息比楚云秀压得还严实,不知道喷了多少抑制剂,心里顿生好感。

  微草药业公司这次是准备做IPO项目,在国内上市。IPO这种东西向来就是券商占大头,律所和会计所辅助,企业找到靠谱的券商、律所和会计所至关重要。喻文州所在的蓝雨证券是国内的券商里资源最丰富的,找蓝雨来做承销商报给证监会通过的机率很大。一个中小板的项目,可以找到蓝雨来做,黄少天倒是有点佩服王杰希。

  这是微草和券商、律所、会计所四家的第一次集体会面,要讨论上上下下各种事件和时间安排,开会开个一天不是问题。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才讲到一半,做东的王总大手一挥,说先停一会儿,这顿午饭他请大家吃。

  他这段时间刚好在给手头另一个并购的案子收尾,天天弄底稿,简直忙成狗。今天开了半天的会突然觉得有点发热,才想起来算算日子估计又要到发情期了。

  他用手机设了个晚上吃药的提醒,这时候在镜子里看见喻文州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到旁边那个洗手台前。

  “喻总好啊。”黄少天对这个给他一些好感的Alpha相当自来熟,笑出一口白牙地打招呼:“开会开得累吧?唉我跟你讲,王大眼就是这德性。他们公司小朋友多,他恨不得当人家奶爸似的带着,一句话要掰碎了一点点讲。要我说扔生意场上多磨练磨练也就成了,不然可不得带成温室里的花朵啊。”

  开会的时候喻文州脸上八风不动的微笑因为他的话好像露出了几分真诚的意味,他忍俊不禁地道:“王总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然后打开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问:“黄律师和王总很早就认识了吗?”

  “哎哎不用叫我黄律师,叫我黄少天就行了,我们所里的人也都这么叫我。”他转身靠在洗手台上,等喻文州一起出去,“之前帮他们公司提供过几个法律服务认识的,算一算也有几年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原来是这样。”他伸手关水,笑着拿了张纸擦手,道:“叫你少天可以吧?”

  黄少天愣了愣,还没说话,喻文州已经把门拉开,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盈盈地说:“走吧,少天。”

  下午开会的时候黄少天提了好几个针对微草现有弊端如何解决的问题,喻文州也不知从哪来的默契,笑眯眯地跟着黄少天一唱一和地逼问。王杰希心里陡然有了一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

  五点,这场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楚云秀惦记着自己喜欢的电视剧的大结局,王杰希一说散会就收拾东西往外跑,黄少天也好像急着要干什么冲了出去,就留下喻文州和王杰希在会议室里慢悠悠地收拾东西。

  “黄少天虽然自来熟又废话多,但我以前还真没看过他和谁熟这么快过。”王杰希意有所指地看了他一眼,补充了一句:“你也是。”

  喻文州先是开了个玩笑:“我也是什么?自来熟废话多?”然后他又笑了笑,平静地说:“我和少天是大学校友。虽然他不记得我了,但大概是看我眼熟才这样的。”

  “是啊。”喻文州坦然地承认,“我们证券一般不做中小板的,当时就是听说你找的律所是蓝溪阁,我才力排众议过来了。”

  喻文州毫不在意地把整理好的一大沓文件放进包里,笑着说:“那王总,我先告辞了。”

  走过会议室旁那个洗手间的时候他忽然闻到一股浓郁的小苍兰的甜美香气,喻文州脚步顿住,呼吸一窒。

  他来之前看过微草的情况,微草大多数都是Beta和Alpha,Omega极少。这间会议室又远离微草员工的主要办公区域,在这个时间点在这里发情的Omega……

  果然是黄少天。他蜷在洗手间的角落里,全身颤抖,连耳朵尖都泛着红色,听见有声音却还抬起头看了门这边一眼。他眼眶湿润地盯着喻文州,勉强笑了一下,喘息着说:“…帮个忙?……”

  发情期的Omega对Alpha有着超乎寻常的吸引力,光是闻着这味道喻文州就想立刻冲上去把黄少天就地正法。饶是有着从小培养的好涵养,他都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靠。

  黄少天靠在墙角抬起头来看他,眼神都涣散了还坚持道:“临时……临时标记……”

  喻文州半跪下来,凑上去抱住他,安抚性地亲了亲他的嘴,然后找到他脖子后面的腺体咬了一口。

  Alpha的信息素注入的一瞬间在体内炸开,黄少天立刻抖了一下,喻文州把他死死地卡在怀里,直到他的呼吸渐渐平复,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缓过劲来的Omega趴在他身上不想说话,喻文州则急匆匆地伸手往自己的公文包里掏了个什么东西,拿出来对着自己一通狂喷,连带着怀里的人也被兜头洒了一脸。

  他拍了拍还低着头的喻文州的肩,深吸了一口气说:“谢谢你啊这次麻烦你了!哎我本来想着今天晚上就回去吃药的,结果这几个月老加班,发情期都加得提前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喻文州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好像有点恼怒的样子:“少天,如果你这次碰到的不是我而是一个其他的Alpha,不一定能忍得住。”

  黄少天被他看得心虚,打了个哈哈:“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再有了!”

吉利彩票官网|吉利彩票_Welcome